直面国际竞争 中国汽车财产还需迈过几道坎

  20年前,中国汽车财产就和中国足球的水平差不多,在国际上没有竞争力。  20年前,中国汽车财产就和中国足球的水平差不多,在国际上没有竞争力。

    但现在,中国汽车财产就像这届世界杯的亚洲球队,各方面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近日,在《中国汽车财产发展年度报告(2018)》发布会上,中国汽车财产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兴趣地评价起了中国汽车财产发展历程。
  对于发展中的中国汽车财产来说,2018年是不粗俗的一年。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驱动汽车产业全面重构,带来了空前的战略价值;另一方面,对外开放全面扩大,带来全新机遇的同时也带来挑战。

    新需求层出不穷,新问题破土而出,中国如何在微增长的市场环境中率先找到立足中国,贡献世界的核心竞争力,将是下一个阶段中国汽车产业的核心命题。
  发布会上,由中国汽车财产协会联合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主旨、丰田汽车公司联合结构行业机构及关连企业单位有关专家编著的《中国汽车财产发展年度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发布。

    
  同时,在中国汽车财产协会实行的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与发展高峰论坛(以下简称高峰论坛)上,汽车产业主管部委关连引导元首、行业机构专家及企业负责人等就当前宏观经济环境及未来经济走势、汽车产业政策取向、汽车产业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国汽车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发展等行业热点展开主题演讲,为中国汽车行业持续强健发展献计献策。

    
  产业数据发布 中国汽车财产开放潘多拉魔盒
  要是从1953年一汽奠基动手算起,中国汽车财产已经走过了65个年头。从1994年轿车加入家庭,到2009年中国乘用车产量超越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中国汽车财产的发展速度史无前例,能够也足以让后来者们望尘莫及。
<2%和3%,自2013年今后已不断5年赶过2000万辆,稳居世界第一。 <6%的增速持续提高,自2009年超越日本后,已不断9年位居榜首。      <1%,是世界客车的火急生产大国。   跟着产业规模的快速增长,中国汽车产业的国际地位有了实质性的晋升,成为世界汽车财产的火急组成部分,并从根本上变动了世界汽车产业的格局,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汽车制造大国。叶盛基如是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非论是一汽打造出第一辆解放牌卡车,还是1983年第一辆桑塔纳轿车在上海汽车厂组装胜利,引进、吸收、自主创新是中国汽车财产发展的主旋律。     而当作振兴实体经济的排头兵,如何讲解中国汽车产业的新角色和新使命,无疑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   《报告》指出,汽车产业当作国民经济火急支柱产业,为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作出了庞大贡献。   从汽车财产链来看,涉及诸多行业,筹划多个产业的发展。汽车对上游钢铁、石化、橡胶、玻璃、电子和下游金融、保障、维修、旅游、租赁、旅馆等产业具有庞大拉动作用。     叶盛基强调,跟着汽车财产规模与产品技术的不断发展,汽车财产链条不断完善,汽车财产对上下游关联产业的拉动效应还将不断晋升。   伴跟着中国汽车财产以及关连产业的快速发展,汽车财产对劳动力的需求将越来越高。汽车财产是综合性的组装财产,一辆汽车由数万种零、部件组成,每一个汽车主机厂都有近百个关连配套部件厂家,所以汽车财产与许多财产部门具有严密亲密的联系。        有数据表现,目前全国与汽车关连产业的就业人数,已经赶过社会就业总人数的六分之一。而从发展趋势看,跟着汽车财产的发展,汽车财产职工人数占全国城镇就业人数的比例还会越来越大,每增加一个汽车产业生产人员可增加10个关连人员就业。   机遇与挑战并存 汽车产业要抱团取暖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到智能制造在汽车领域的落地,从产业新四化到出行方式的重构,中国汽车行业主动求变的背后彰显的是其领先世界的勇气与自信。        我们揣测,中国汽车市场还将保留10年至15年的稳定增长,总体来看,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前景机遇大于挑战。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刘宗巍博士暗示,中国将在全球范围内率先造成差异度明白的市场格局,进而影响全世界。   刘宗巍的观点获得了不少与会者的支持。在中国工程院战略主旨特聘研究员乔英俊博士看来,我国建设汽车强国具有特别优势。        首先,我国14亿人口有着持续升级的消费需求,这使得我国在长时间内将不停保留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的地位;其次,我国在部分领域具有技术和产业优势;同时,共享经济和数字经济不断振起,这给我国打造汽车强国供给了新型平台经济的发展优势。乔英俊感想,该当建设中国特色的汽车强国,走自己的路,摸着石头过河。欧、美、日先进经验只能够鉴戒,不成照搬。        汽车产业的重构带来了空前机遇,也为中国供给了换道超车的机会。在新能源、智能网联、无人驾驶、大数据、基础设施、汽车智能制造、商业模式等方面孕育庞大的商机。在刘宗巍看来,新时期企业竞争力更显综合性,不克不够单打独斗,而要抱团取暖。   过去,企业依靠核心技术和核心产品打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现在企业除了拥有技术、产品,还必要打造商业模式与调和资源等各方面能力。     刘宗巍暗示,企业核心竞争能力的内涵和外延正在发生巨变。   刘宗巍感想,在产业格局重构的过程中,汽车产业全新生态的演进方向就是产业平台公司。传统车企和新兴造车企业都具有自己的特别优势,而未来的赢家将是最有效的组成齐集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挑战许久是机遇的派生词。面对全新的竞争态势,有人高唱着世界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也有人感伤青春拆档,历史已经已矣。     有企业展示出在裹足不前的领域大干一番的决心,也有企业陷入了安稳等死,变则找死的转型胆怯。在乔英俊看来,中国汽车财产在由大到强的路上,仍有许多难关必要降服。   例如,中国汽车产业的研发投入仍严重不够。 乔英俊举例说,以2017年国内外部分企业研发投入的数据为例,中国排名前十的汽车企业研发投入总和尚不够大众的三分之一,不够丰田的一半。     

直面国际竞争 中国汽车财产还需迈过几道坎

  同时,在技术引进与吸收上,我国的技术引进和消化吸收的比例是8∶1,即中国对外洋技术8份拿来引进,只有1份拿来吸收,而日本韩国的比例是1∶5至1∶8。他向记者直言,没有投入与引进就没有核心技术,中国汽车产业内生创新不够,基础支持还有待夯实。
  新能源汽车清除不减排传言 环境保护还需多措并举
  此次高峰论坛上,新能源汽车仿照是最热门的议题之一。

    一方面,2017年年末,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加50%,高潮到153万量,新能源汽车国家战略获得进一步履行;另一方面,跟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在高煤电的比例下,新能源汽车是否真正环保的问题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对于电动汽车的排放,我们不克不够用过去燃油汽车尾气检测的办法,而是该当树立全生命周期排放评价体系。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专家组组长王秉刚直言,面对电动汽车是否真正有利于大气污染办理的问题,要客观答复。
  王秉刚败露,以a级乘用车为例,依据电动汽车与汽油汽车燃料周期的碳排放开端角力计较结果,电动汽车的二氧化碳排放约为汽油汽车的二分之一;电动汽车的大气污染物(碳氢化合物、碳化物、氮氧化物、颗粒物等)汽油汽车的三分之一。

    
  同时,依据我国《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比约39%,发电量占比提高到31%;气电装机占比赶过5%,煤电装机占比降至约55%。揣测到2040年,煤炭在总发电量中所占比重将从2016年的三分之二下降到40%以下。
  电动汽车碳排放因子会跟着电力能源结构变化以及发电厂排放技术晋升而变化。王秉刚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个人采办纯电动车补贴将整个打消,届时新能源车将和燃油车展开正面竞争。

    在王秉刚看来,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将达成从财政补贴导向到环保与市场导向的变动。
  例如,在制造端,双积分管理办法、科技创新项目支持、基础设施鞭策政策等。在使用端,扩大履行新能源汽车不限行、不限购的城市数量,对新能源汽车使用税费赐与优惠,对公共领域电动车辆机遇运行补贴等。在制造端与使用端不停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
  在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舟看来,从汽车财产整体考虑,面对环境保护的压力,新能源汽车并不是唯一选项,节能汽车与新能源汽车要两手抓。

    
  传统燃油汽车仍具有较大的节油潜力,从国内市场保有量及国际火急车企动向来看,内燃机动力仍将长期强占市场。周舟暗示。
  周舟分析,依据关连数据,到2030年,我国内燃动力仍将强占总保有量的75%左右。同时,传统燃油车的节能潜力赶过30%。
  攻关核心零部件技术、深入挖掘乘用车的节能潜力、扩大混合动力以及替代燃料的应用规模、汽车产品结构调整等技术手段应多措并举。

    周舟如是说。